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1972查看 | 0回复

世界上最恶心的图片欣赏_霸道总裁桌子要了我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1-30 21:00:58 |阅读模式

     等到白霓裳和北墨染两个人来到客栈前边儿,就瞧见了那门口已经人山人海,排起了长队。

    而小柒做的极好,她将白霓裳之前定制的一批凳子让三个孩子摆在了门口,工工整整的摆放在哪里。

    凳子估摸着有三十多张,上面前边先到的人已经坐在了凳子上,而其余的人只能够乖乖的站着。

    在凳子的旁边,摆放着提前调制的银耳汤和糖果,给予排队的客人免费品尝。

    如是,那些在等待的人也不至于多着急,他们耐着性子,对于这家天上人间心中甚是喜爱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连等待都想的如此周全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还真是个商业奇才,不单单能够将这酒楼起死回生,还能够打造一个良好的口碑,就连等待仿佛都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,不错。”北墨染摇晃着羽扇,看着面前的白霓裳,眸光点点,带着星光。

    “过奖,过奖。”白霓裳自然不敢将这些功劳都揽在自己的身上,如若不是见过那些前辈们的经验,她也不可能凭空想象。

    吃了那么多的海底捞可不是白花的钱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进去试试?”北墨染想着,既然已经来了这里,不进去看看怎么能够行?

    他大摇大摆的正准备穿过人群走进酒楼,却刚走了没有几步,就被白霓裳抓住了。

    北墨染眼眸里闪烁着一丝不解,他挑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排队。”白霓裳轻轻的吐出这么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人难道没有看到么?周围那些人快要杀死人的眼神?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穿着看起来价值不菲,只怕这些人已经动手了,这北墨染竟然如此光明正大的想要插队,玩弄特权。

    啧啧,实在是可怕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店也要排队?”北墨染不满的嘟囔着,他的心情不佳,语气也不算特别的友好。

    白霓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“既然你想要体验一下顾客的感觉,自然都要按照流程来,我们试试看排队之后整体体验效果如何,最后给予评价,这样也有助于咱们酒楼的改善。”

    北墨染听到这般言论,觉得言之有理,于是他还是乖乖的走到了队伍的最末尾,排起了队。

    两个看起来身份不简单的人也乖乖的排好了队,那百姓越发的激动,也更加证实了这天上人间的魅力。

    于是乎,那排队的人越来越多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想进来看看,这酒楼究竟有多么的出色。

    北墨染一直摇晃着羽扇,眸子里闪烁着不耐烦,总觉得在这个高温下排起如此长龙,实在是找罪受。

    结果忽然之间,他们的面前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声音,“客官,您二位要不要尝尝咱们酒楼的银耳汤,还有爆米花,给您解解······白姑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白霓裳垂眸,就瞧见了手中端着盘子,一个一个人派送他们酒楼免费饮食的松柏。

    松柏瞧见那混在人群之中的白霓裳,忍不住张大了嘴巴,眸子里闪烁着浓浓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白霓裳将葱白如玉的指尖抵在唇瓣之间,对着松柏眨了眨眼眸,“我来体验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松柏也是聪明,自然很快收回了眸中那过多的情绪,他将手中那一袋爆米花和一小口银耳汤递给了白霓裳,又怕白霓裳不够,还多给了好几包,才走到后面的队伍去。

    而本来排在白霓裳前面的北墨染,却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北墨染的表情更臭了。

    “喏,给你。”白霓裳自然捕捉到了北墨染情绪的变化,她直接将手中的那一碗银耳汤递给了北墨染。

    北墨染傲娇的接过,轻轻的揭开上面的盖子,一瞬间飘香四溢,那银耳汤的味道扑面而来,他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他竟然觉得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他张开那粉嫩的唇瓣,将那银耳汤递到唇瓣边,随后喝了一小口,他觉得身子从每一处都觉得温暖了起来,甚至解开了这烦躁的心情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吃了一小**米花,就着一口银耳汤。

    他觉得味蕾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的表情越发的柔和,那睫毛轻

轻的眨着,就好像在诉说着什么似水流清。

    “好喝吗?”白霓裳似笑非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不错,看来这皇后的一把大火烧的好。”北墨染眸如点漆,嘴角的笑意渐浓。

    本来,他还对于那个大厨有些防备,甚至有点疑虑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他却是真的明白了,那大厨显然因为那一把大火,将所有的仇恨都归结在了丞相的身上,自然会对于他们更加的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这一处,才能够保他安全。

    北墨染和白霓裳一边排队一边吃着。

    他们从站着到坐着,最后终于进了那酒楼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酒楼里面迎客的,自然就是兰花,他就好像是一株兰花一般,带着谦和的力量,整个人站在那里都是素雅。

    见到了白霓裳和北墨染先是行了一个礼仪,随后缓缓抬眸,那眼眸里划过一丝诧异。

    他自然没有料到白姑娘会以客人的身份前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白霓裳轻咳一声提醒兰花可以走流程了。

    兰花连忙乖乖的颔首,温和的笑道:“两位客官,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北墨染颔首,微微带着丝丝缕缕的光芒,他到目前为止都分外的满意。

    这酒楼里面赠送的食物,都是非常小量的,正因为量很小,所以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吃的过于的饱,又能够安抚他们的心情。

    自然,能够排队到这个时候,就为了享受一餐饭食,一次住宿。

    白霓裳和北墨染跟着兰花,来到了一处假山处,他们穿过假山,就看到了一处屏风,那屏风上面描绘的是百鸟朝凤图。

    这大堂里面的每一张桌椅都被这屏风掩盖住,能够让顾客们享受到最大的隐私。

    自然,也就更适合谈事了。

    “白姑娘,北公子,不好意思,因为今日刚刚开业,这包厢之中早已客满,只能够委屈您二位坐在大堂了。”兰花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碍,自然是可以的。”白霓裳摆了摆手,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北墨染也自然而然的坐在了白霓裳的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是菜单,您二位可以看看。”兰花将那纸张制成的菜单放在那里,随后递上了一个小树枝条,那小树枝十分的小巧,宛若筷子的一半,尖端处沾了些许墨水。

    北墨染挑眉,有些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两个稀奇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兰花正打算跟北墨染讲解用途,白霓裳却挥了挥手,“你去迎接下一位客人吧,只怕你忙不过来吧,我来告诉他如何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兰花得到了白霓裳的命令,自然就屁颠屁颠的走出去忙碌了。

    末了,他还不忘从兜里拿出一个小铃铛摆在桌子上,“如果有需要,可以摇铃唤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白霓裳非常满意兰花的所有的举动。

    每一处都显得非常的合理又谦逊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孩子,实在是能手啊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这里人手够吗?”北墨染提出了问题,显然眼前这么多的客人,自然人手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白霓裳却捂着嘴笑了起来,“我们不是救了两百多个孩子吗?这三位是日常小帮手,其余的孩子分批次前来帮忙,一次十人,我觉得加上原本的五人,自然是够的。”

    北墨染这才发现,是有其他的孩子穿梭在其间,帮忙端菜擦桌子,每个人都干的不亦乐乎,笑容满面的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又是什么呢?”北墨染挑起那小树枝,开口问道,这的确是让他非常困惑的东西。

    还有这菜单,可是在其他的店铺之中根本没有瞧见过的新鲜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这可以当做笔来用,毕竟这如今都是毛笔,落笔必然是重墨,如是浪费,用桃木枝代替,这宣纸上面印着咱们的菜单你没看出来么?想要什么就再旁边的小框框上打一个勾,然后摇铃便会有人前来拿走菜单了。”白霓裳笑眯眯的解释着,她看着整个酒楼高朋满座,心情别提多开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情况,别说日进百斗,就算是千斗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白霓裳如是解释,北墨染便开始勾勾画画。

    好在这菜单上面的解释都非常的清晰,不会让他额外的让人前来告知这菜里面究竟有什么。

    譬如这个“红楼竹笋”,旁边就打着小括号,里面写着,竹笋,木耳,红豆,鸡肉。

    如是,自然也可以让顾客们能够更好的选择适合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北墨染三下五除的就点好了餐。

    正准备将菜单给白霓裳,让她来点一点,白霓裳却没有兴致看菜单了,毕竟这菜单的拟定也是她,“我相信你定然可以点很好吃的菜色。”

    如此,白霓裳就糊弄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摇了摇铃,不出三秒钟,一个孩子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白霓裳撇过脑袋,不敢看他们。

    毕竟知道她是女儿身的,就是在酒楼里常驻的三个孩子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暂时还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北墨染将手中的菜单和桃木枝一并递给了孩子。

    那孩子接过东西,对着白霓裳和北墨染说道:“客官请您二位稍等,咱们很快就给你上菜~”

    那语气,那神态,实在是喜庆洋洋。

    白霓裳感觉这些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能干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也越发的满足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以为这些前来帮忙的孩子,他们会不适应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佩服你了。”北墨染放下羽扇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粉嫩的唇瓣咬着茶杯的边缘,轻轻的喝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过奖了。”白霓裳也觉得能够在这个世界,将所有其他人的智慧借鉴过来,发扬光大,也算得上是一种荣幸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过弄个别的项目呢?”北墨染撑着脸蛋问道,阳光洒在他的脸颊上,呈现淡淡的浅粉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就这一处产业,只怕也够你吃喝了,指不定都比你在血刹入账的还要多。”白霓裳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。”北墨染不否认,能够将一家酒楼打造的这样红火,想不赚钱都难。

    北墨染盯着面前明显心情十分愉悦的北墨染,她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。

    毕竟······

    她在等待最适合的时机。

    如今,这酒楼已经仅仅有条的运转了,根本不需要她。

    而她呢,则必须要知道报身上的血海深仇,这里的线索断了,她也应该启程去往新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再等等吧。

    在等段时间吧。
     
     上一章目录页下一章
     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
   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