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2329查看 | 0回复

小林家的龙女仆op_床上厨房沙发都可以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1-26 18:00:56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崔立伟耐着性子回道:“不是说了吗,怕你多心!”



    我不依不饶的问出我心中的疑惑:“那你怎么知道她家小房的锁子坏了?你是不是去过她家?”



    “还有司机跟着,我能去她家吗?我天天都回家!你脑子里瞎想什么呀?骆依!前一阵,她家电脑也坏了。我用单位的车去电脑城修咱家电脑时顺便捎上她家电脑了。她给我小房的钥匙让我把修好的电脑放在那儿,我开了好长时间才打开她家小房的门了。当然知道她家小房锁子坏了,本来想见到她后,告诉她,可一回到单位就开始忙了,就忘了说了。”



    我追问道:“那她干嘛了?”



    “还能干吗?在单位干活呗!”



    崔立伟忽然扑哧笑了,说:“没想到你也有打翻醋坛子的时候!”



    “以后,你不许再聊天!”我被他说中了,有些恼羞成怒。



    我打开他的QQ,把叶子从他好友中删除。



    崔立伟着急的说:“神经病啊,那样她多尴尬呀!”



    他重新加叶子为好友。



    我倔强的再次删除她。



    “别这样,给我留点儿面子好吗?我以后不和她聊了,这还不行吗?毕竟我们还要见面的!”



    他软声软语的乞求道。



    既然他都答应不再聊了,我没有再动鼠标。我选择我相信他!



    崔立伟见我不再咄咄逼人追问他,颇为得意地飘飘然道:“这么多年,我还是第一次觉得你如此在乎我,像个母老虎似的疯叫疯咬!是不是你爱我爱到骨髓里了?嗯,我的小醋坛子!”



    “对!我就是在乎你!我就是母老虎!我就是爱你爱到骨髓里了!我就是小醋坛子!”



    我一口气说完,狠狠地咬他一口。



    “哎呀!你咬我,我也要咬你!”



    他抱起我来到卧室,剥下我的衣服,轻咬我的肌肤



    我只有在他的怀抱中,才有安全感,才真实的感觉到他是属于我的!



    很不幸!我的直觉再一次灵验了!我虽然早觉着他们之间有些不正常,但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他!只是没想到,我信任他,他却一次又一次骗我!

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我来到崔立伟的办公室。



    我说服自己要相信他和她只是好朋友关系,只是心底还有很大的芥蒂!那种隐隐的不安一直强烈的存在着!我不得不去见见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叶子。



    门开了,崔立伟惺忪着眼看到是我,说道:“有事咱们回家再说!”



    我没理他,挤进去,看到叶子从沙发上起来。



    她刚才躺在沙发上睡觉。



    叶子高高瘦瘦,长的有点像秦海璐。



    叶子问我:“喝水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喝。”



    但她还是倒一杯水放到我面前。



    我坐在小韩的椅子上,故意说这就是崔立伟的座位吧!



    我看到他们二人相视一笑,很默契。



    我问崔立伟他在哪睡觉了。



    他看了叶子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不是和你说过吗?中午我一直是坐着睡,在咱家也是坐在沙发上睡。”



    我没有吭声,转过头问叶子:“你对我们的夫妻生活很关心呀!这好像不是你该问的吧?”

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呀,咱们都是青年人。现在很开放,我和我的战友们经常说这个!”



    哦!莫非我落伍了?



    我不动声色问道:“你说我们夫妻生活不正常,那你说一周几次才算正常啊?”



    “我在部队是学医的,这些没有什么不能说的!这要看人的体质,体质好的次数多些,体质不好的次数少一些。”



    叶子避重就轻,模棱两可的回道。



    我追问道:“你就说一般的人一周几次才算正常?”



    若是平时,我没有胆量和别人说这种话题,但她胆敢大大方方的谈论,我又怕什么?



    我身上一直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孤勇!



    “一周三四次吧!”



    “你有这种需求吗?”我突然开口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有啊!这很正常呀!”



    叶子面对我口气不善的逼问,一直是侃侃而谈,没有说因为羞涩而拖延不答。



    我一愣,既然人家和谁都谈这个话题,那我还计较啥!



    在崔立伟的局促不安地催促声中,我走了。



    想不到我们两个女人说这种话题,不好意思的会是他。



    晚上,我对崔立伟说:“那人太开放了,和谁都谈这么隐私的话题,以后你少招惹她!”



    “她平时不是这个样的!你走了之后,她红着脸尴尬的解释说她只和她的女战友说过这个话题!



    你没看出她都不好意思吗?”



    我才恢复的信念顿时瓦解!



    或许,她说的实话,她确实只和少数人谈过这类话题,她之所以如此对我说,只是想尽快把我打发走;



    或许,她和许多人谈过这个话题,但她会在他面前解释她只和他深入谈过。

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个猜测,我都不能接受。



    我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!



    崔立伟笑着说道:“哎呀!还掉银豆豆了!为这点儿事,值得吗?行了,别哭了!怪只怪我过去对你太好了,现在猛然有一个不错的朋友,你就受不了!我不一直都是我吗?我不是哪都没变吗?”



    我哽咽的说道:“你的心变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还能看见我的心呀!我都看不见你能看见?”崔立伟轻笑出声。



    是呀!他的心在哪里我现在看不见了!



   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和他之间只剩下吃饭,睡觉,再很少有语言交流了?



    他晚上宁愿与叶子聊天胡扯,也不愿陪我看电视!



    他的心里开始关心别的女人了



    我心如刀割,疼痛无比!



    我在痛彻心扉的哭……



    他在毫不在意的笑……



    我的脸上湿湿的,凉凉的!我的心痛痛的,酸酸的!



    我趴在他身上捶打他,泪水滴落在他身上。



    他对我说:“别哭了,她离婚就是因为第三者介入,她受了这样的伤害,怎么会去用同样的方式伤害你呀!她就是因为眼里容不得沙子才离婚的,怎么会破坏被人的家庭!再说,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!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下班后,我无心再去店里了。



    我急匆匆回到家,打开电脑,点开QQ,输入崔志伟的密码。



    曾经,我半真半假和他要过多少次QQ密码,他以那是他的隐私为借口决绝我。没想到,他的‘隐私’被我看了,被迫告诉我QQ密码。



    我找来纸笔,把那些聊天记录抄到A4纸上,抄了二十多张,正面反面都有。



    我又在崔立伟的QQ邮箱里,写了一封邮件,发到叶子的QQ信箱里。大致内容就是我们是很幸福的一家人,请她自尊自重,不要再打搅我们。



    我把这些做完,心里好受了一些,再次出门去店里。



    晚上,我回到家,还未来得及洗手,崔立伟就把我拉进书房,关上门,冲我吼道:“你干嘛打搅人家?你还有完没完?”

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我装傻道。



    “你给人家发什么邮件,这和她有什么关系?”



    我一愣。



    “人家都和我说了,说你无理取闹!”



    张口‘人家’,闭口‘人家’,闹了半天,我才是外人!



    我的眼泪倏地流了出来。



    我打开他的QQ,从头开始,一条一条的往下看。



    他上来夺鼠标,我厉声哭着说:“崔立伟,你再动一下试试,我和你拼了!”



    儿子推开门,怯生生的问道:“妈妈,你怎么?”



    儿子走过来用他温热的小手在我冰凉的脸上抹来抹去。



    他的双手沾满泪水,而我的眼泪还止不住地往外流。



    “妈妈,我去拿毛巾!”说完,儿子迅速地跑去又跑回,笨拙的拿着毛巾替我擦拭。



    我接过毛巾,和儿子说:“妈妈没事。你写完作业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写完了。”儿子乖巧可怜兮兮的望着我。



    我强压下内心的痛楚,说道:“那就刷牙洗脚睡觉吧。”



    我从儿子房间出来,好像泄了气的皮球,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。



    我几乎没有勇气再跨进书房。



    一种撕裂的疼痛几乎把我击垮



    他从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想我的感受!



    他为了维护叶子不惜伤害我!



    究竟,谁才是他的爱人?



    我瘫靠在墙上,伤痛许久,才拖着沉重的脚步,像个怨妇一样迈进书房。



    我坐在电脑前,一边看聊天记录,一边流泪,终于不堪忍受,伏在桌子上压着声呜呜哭泣。



    耳边响起‘咔咔’的点击声,我抬起头,看到崔立伟已经把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。



    “你干……嘛……删除,我……还要……看!



    我抽噎着断断续续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越看想得越多,越想就会觉得越有问题!其实这不算什么!让聊过QQ的人一看,肯定说这是正常的!”



    “那好,我找一个骨灰级的过来评评!杨丽萍说她和别人聊天,聊几句就能分出对方是男是女。我把她叫来!”



    “已经删了。”



    我拿出抄录好的聊天记录,说道:“有这个!”



    他吃惊的看我一眼,嘴硬道:“她看了肯定说正常!”



    我没有QQ,也没有聊过天,正常不正常我不知道,我要找杨丽萍来确定一下。



    我尽量用平静的口气给杨丽萍打电话,让她赶紧到我家一趟。

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杨丽萍来了。



    崔立伟避在客厅看电视,我和杨丽萍走进书房。



    我对她解释说:“我的同事左小秦,我和你提起过。这是她抄下的她老公和女同事聊天记录,你看看有什么问题。”



    我强装笑脸,极力掩饰自己的情绪。



    杨丽萍接过我递去的一沓纸,埋头看起来。



    书房里只有她翻动纸张的声音。



    “只能说这女的有意,而男的还在犹豫,有贼心没色胆!”



    杨丽萍看了我一样,低声说道:“不会是你家崔立伟吧?”



    她的一句话击破我所有的伪装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。



    她开始安慰我。说:“不要让他们再联系了,让你老公按时回家!没事,还不到不可救药的地步!你和你老公好好谈谈!”



    我把杨丽萍送走后,开始蒙着被子放肆的哭泣,好似要把心中的委屈都化作眼泪。



    书房的门没关,杨丽萍的话,他肯定听得一清二楚。



    崔立伟进来说道:“你不能信她的话,我忘了她曾受过伤害,她对这些比较敏感!”“……”



    我想说,嗓子疼疼的,不知被什么东西堵住了!



    只有眼泪在不断地流!



    终于,我止住眼泪,和他谈判。



    我泪眼婆娑的望着他,要他答应不许再帮她,不许再和她聊天,把她赶出他的办公室!



    崔立伟为难的说:“她都进了办公室,我没有权利把她调走!”



    我软硬兼施威逼他,他说:“我就是现在答应你,我也做不了主,得范总说了算!”



    “她现在还在试用期,你不是说没有你她就进不了办公室!你把她赶走,换别人到你办公室!”我不依不饶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没有把握的事我不说,省得你又说我骗你!”



    他又讲叶子如何心眼好,如何知恩图报;



    她老公出轨后,她如何眼睛里容不得沙子;



    孩子判给男方,她如何想孩子;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他让我相信他们只是非常好的朋友。



    我的心动摇了:世上男女之间除却青梅竹马,难道真的还有单纯的亲密无间的友谊?



    我有些迷茫……



    我心不在焉的‘嗯’一声。

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时,我找到左小秦问她世上男女之间有没有纯真的友情?



    左小秦年轻时特爱玩,经常和一群男女出去玩。当年她和他老公谈对象时,经常从舞场里逮住她,然后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。左小秦见牛为民生气了,乖乖的随他走,然后识趣的低声认错。



    左小秦狐疑的看我一眼,说道:“这些事全在女方,女方若有定力,自然不会发生什么!”



    她想多了,我也不解释,只是说了一句我不相信非常非常好的男女不会产生儿女私情。



    “男方凭什么对女的好呀?……这个全在女方把握!”



    左小秦笑着再次强调。



    晚上,我从店里回到家,忘记了儿子在场,扑打在崔立伟身上。



    我冲口而出:“你就是精神出轨!”



    我们吵得不可开交,儿子跑过来哀求道:“你们别吵了!我害怕!”



    崔立伟横眉怒目地摔门出去了。



    我的眼泪不争气的又流了出来。



    儿子胆怯的替我擦着眼泪,小声的说道:“妈妈,你别哭了!”



    我终于止住哭声,让儿子洗洗后睡去了。



    我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往事如烟,慢慢浮现在我眼前



    如今,怒目而去的崔立伟,就是当年承诺一辈子对我好的那个人?



    当年,别人为我介绍的对象哪个没房子?当初我没嫁给有房有钱的,嫁给一穷二白的他,我无怨无悔,我图的就是感情。没想到,当年诚挚的感情也会变成现今这个样子!



    我用了十年的青春,才和刚结婚就有房的小青年一个水平!



    这十年,为攒钱买房子,舍不得吃舍不得穿,就连孩子小时候,过年的新衣,都是我在夜市上买一布头,自己裁裁剪剪,手工缝制。



    十年了,我随着他从一个临时小窝搬到另一个临时小窝,东奔西波,辗转于嘈杂的蜗居之间。生活虽艰难,但幸福。



    现在住上向往已久的大房子,我却痛苦不堪。



    “早这道这样,我还不如随便找个人嫁了,也就不用受十年的罪了!”我悲哀的对自己说。



    想着想着,禁不住悲从中来,呜呜低声哭泣。



    崔立伟回来了,背对着我躺在床上。



    我们谁也不理谁,最终我忍受不住,呜呜咽咽的诉说:“我宁愿回到过去,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偎依着互相取暖!也不愿意你背弃我!”



    他说:“世界是发展的,我们也要用发展的目光看待问题。你想回去受罪,我可不愿回去!”



    往事过眼流云,在他眼里已不值一提了。



    他慢慢的靠近我,他搂住我,劝道:“你别再想那件事了,我还是过去的我!”



    我说:“我宁愿你像牛为民一样找*,也不愿意你精神出轨!”



    “什么叫精神出轨?哪跟哪啊?”



    “你心里想着她,舍不得她受委屈,就是精神出轨!那女人闷骚着勾引你,你偏偏放不下她,这就是精神出轨!”

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我放不下她?我还想着***,你怎么不说!”



    “你说她好!就是精神出轨!”



    “骆依,你分明是比不过人家,自惭形愧!”



    “让我和一个狐狸精比,我还嫌掉价呢!”



    “讲点素质,好吧!别侮辱人!”崔立伟横眉立目的对我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她就是狐狸精!就是狐狸精!狐狸精!”我解气的说道。



    崔立伟生气的闭起眼睛,背过身不理我。



    我以为他哭了,想他南方人只身在S市,不禁开始心疼他!



    我凑过去,伸手去擦他的眼睛,问:“哭了?”



    眼窝处是干的。



    他把我的手甩开,锁着眉不说话。



    我看着他难受的样子,忽然就气消了。问道:“生气了?”



    他还是不理我。



    当他沉沉的入睡了,我迷茫了!



    我虽然对物质要求不高,生活中也是一个马大哈,但我有精神洁癖!



    我的眼睛里绝对容不下一粒沙子!



    我和他能走多远



    费雪是吴鑫的大学同学,也是崔立伟的同事。



    于是我给吴鑫打电话,约她中午见面。



    已是十一月底了,僻静的街心公园只有零星的几个人。



    这里树木萧萧,枯草凄凄,寒风如凌厉的刀子划过我的湿湿的面颊,生疼生疼的。



    我看到吴鑫来了,我的眼泪就像决堤的小河开始止不住的往外冲。



    吴鑫吓了一大跳,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我,担忧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我简约的把崔立伟与叶子的聊天内容说了一遍。



    吴鑫明了地接口道:“我找费雪问问叶子那人怎么样。”



    我呜咽着说:“不会闹得满城风雨?”



    吴鑫复杂的看我一眼,里面有同情,有怜惜,有悲愤,还有我不明白的情绪。



    吴鑫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骆依,你都伤心成这样了,还有闲心管他?放心吧!她不是离了婚的女人嘛?咱就是给她介绍对象的,打听打听她人品怎么样!”



    我放下心来!



    吴鑫话锋一转,愤愤的说道:“那人有毛病!向一个男的问这么无耻的问题!就是咱们俩也没说过这么私密的话题!



    那人真不要脸!说你们一周一次不正常,那她离婚的女人一周一次也没有就就正常了?”



    她的话戳到我的痛处!我的双肩禁不住剧烈地耸动。



    为了这个话题,我和崔立伟吵了多少架,除了最开始他说他也接受不了,到后来他说:‘就算她问了这些,这又能算什么?你别光抓着这一点不放!’



    吴鑫再次递给我纸巾,说:“夫妻,就那么回事!保管好自己的心,你别把你的心全系在他身上!别

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自己照顾好自己!照顾好孩子!”



    她顿了顿,低沉的说:“想不开,你把自己折腾垮了,吃苦受罪地还是你自己!……你何必和自己过不去!”



    我擦干眼泪,迷茫的望着她。



    吴鑫淡淡的说道:“骆依,你别再天真了!比如我,看着表面风光,内里又如何呢?实话告诉你吧,有一阵子,程志宏不行了,对那事兴趣索然,过了好长时间,才好了。这中间的曲折我不管也不问,只管照顾好我自己和孩子。他的一些风言风语我也听说过,我只当不知道。他知道哪是他的家,对我和孩子依旧爱护,我也就不多想了!你想想,我就把他当成孩子的后爹看待,他对孩子好得不得了,我还要要求什么呀?你也一样,管好自己的心,别把自己的心丢了!”



    我难以置信,无比震惊地望着她,泪水戛然而止。



    原来吴鑫心里还藏着这么一痛苦难堪秘密!



    我的心被揪得生疼生疼!



    吴鑫埋怨道:“没见过你这么一根筋的人!行了,别哭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!我们女人要是把整颗心放在男人身上,最后伤心的还是女人!你别把他当爱人,而是室友,这样,心里会好受些!”

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,我正在小店里忙乎,吴鑫的电话打来了。说:



    “叶子不怎么样,好像人挺*的,有人送她外号‘公共汽车’。”



    她后来说的一大堆话,我一句也没听进去。



    ‘公共汽车’?这词我还是第一次听到。想一想,我就明白这其中的意思。



    这和崔立伟说的迥然不同!



    崔立伟说有个大老板想包养她,她不干,结果总找她茬,没办法才从单位宾馆调到厂区。



    到了厂区,某位领导想潜规则她,她坚决不从,在那里夹缝中求生存。



    他的办公室的张师傅正好要退休,他这才向范总推荐她。



    我到底要相信谁?



    天刚暗下来,我无心再在店里呆着,就早早地回家了。



    待孩子睡觉后,我就把听来的说了一遍。
    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