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1374查看 | 0回复

冥王神话潘多拉h_鲤鱼乡承受欢爱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3-18 18:06:14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啤酒,对她来说小意思。五十欧元,可以给玥玥买两罐奶粉。很合算。



    她给人洗一天盘子才十块钱。



    身边围拢了不少看热闹的年轻人。



    “好!好酒量!再喝!钱和啤酒老子无限量供应!”



    覃霓机械似的往肚子里灌酒,身边传来叫嚣阵阵。



    “这么喝,什么时候才能赚回你妈的医药费?”



    突然,酒吧里来了一个C国男人,饶有兴致的看着喝的已经摇摇欲倒的小女孩,她倔强的果敢还真是别有滋味。



    覃霓不至于两扎啤酒就醉的两眼昏花,她一眼就看清了来人是周筹岚。



    覃霓拽着酒杯,拳头紧握。



    身边传来狰狞刺耳的笑声,覃霓冷不丁一杯子砸过去,越过那宏哥的头打在周筹岚的脑袋上。



    酒吧里顿时响起尖叫声,覃霓得手后抓紧了两张五十元大钞撒腿往外跑。



    周筹岚一行有五六个彪形大汉,反应过来后立即开追。



    “杀人啦杀人啦!”覃霓边跑边喊,引起一阵混乱。趁着混乱,覃霓逃出了酒吧,往人多的地方跑。



    可后面的人穷追不舍,覃霓虽然跑的快,可到底喝多了酒,眼见就要被人追上了。



    突然,另一家酒吧里也冲出了许多人,一时间,酒吧街混乱的不行,覃霓伺机躲进了一个小巷。



    这里她熟悉,平时没少来混。



    昏暗中,她撞到了一个人,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。



    “靠!又是你!”



    覃霓还没开骂,对方就叫起来,捂着她的嘴将她拖进一间门里,是一家酒吧的后厨门,可能是疏忽中忘记关了。

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

    覃霓诧异的惊呼,却被一个大掌紧紧的捂住了嘴巴。



    静谧的乡村小镇,慢慢的陷入了黑暗。



    一盏又一盏的灯,逐渐熄灭了。



    只有街头那家私人医务室,灯火通明。



    “**!”清创台上男孩痛的大叫,呲牙咧嘴,“你就不能轻点嘛!”



    清创室白炙的灯光照着男孩俊美无比的脸庞,他像是突然从神话里走出来的高贵王子,美的耀眼而不真实。尤其是那双幽蓝的眼珠子,炯炯的会吸走人魂魄一般。让人不敢对视,却又抗拒不了他的魔力。



    即便他衣着狼狈,张牙舞爪,呲牙咧嘴,也只让人感觉到震撼的美。



    不过,女孩可不是好色之徒,她心里的王子,早已另有人选。



    这家伙,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狂妄傲慢,无礼嚣张的臭小子罢了。



    “轻?我还没碰到你,怎么轻?”女孩残忍的笑,一手拿着镊子,一手拿着手术针。举在男孩眼前,恐吓似的晃,挑眉,“这么怕痛,和人打什么架?告诉你,刚才那不过是清洗伤口,现在我开始飞针走线。”



    “我……慢着!”男孩双手挡在大腿伤处,幽蓝清澈的眼底注满惊恐,“我要换医生!”



    “那不如换医院吧?”女孩天使般清秀的面孔无所谓的笑,穿着洁白的天使装,却绝对和天使无关,“今晚这里只有我值班。”



    男孩看一眼窗外的黑暗,咬咬牙,“麻药总有的吧?”



    “不过是五六针的事,一个七尺男儿,还打麻药?”女孩听到笑话是似的笑,然后盯着他的手,很严肃的命令道,“快点手拿开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态度!我要投诉你!”男孩恼羞成怒,盯着她的胸牌。



    “往哪看呢!流氓!”女孩大眼怒瞪,迅速的飞出一脚,对准男孩的俊脸。



    男孩敛眸,头往后倒,长臂轻轻一扫,大掌反转将女孩的脚踝扣住。薄薄的唇不屑的勾起,“知道什么叫洗衣板吗?就我这宇宙第一美男子,会对一块洗衣板耍流氓?美得你!”



    女孩最恨人家说她洗衣板,可又抽不出脚,又气又笑,讥诮道,“就你?还宇宙第一美男子?告诉你,就我学长也比你帅一百倍!”



    男孩闻言手臂一推,女孩的身体往后跌去。眼见就要砸落到后面的探照灯台,女孩张开双臂一个旋转,稳稳落地。



    “身手不错嘛。”男孩颌首轻笑,突然眸光一凝,侧耳,稚气未消的俊面上布满阴霾,拖着伤腿跳下清创台。



    “你被人追杀?”女孩挑眉,不等他回答,抄起一块大纱布在他腿部一裹,简单而迅速的包扎好,拖着男孩往里间走,“跟我来。”



    男孩很震惊的看她一眼,却也不犹豫,按照女孩的指示爬上里间的隐蔽式阁楼。



    女孩气定神闲的出来,清理带血的药棉,将针线在药棉里走一遍。



    然后听见一群稳而轻的脚步声冲进诊室。



    女孩回头,然后惊惶的举手,手里的东西砸落在地。



    十来个黑色西装的威猛男士将三十平米的诊所包围的水泄不通。



    领头的男人长着一双明锐锋利的眼睛,利落冷静的扫一眼手术室,目光在通往里间的门上一顿,立即有两名男子朝里间搜去。



    “可有接诊过一名腿部受伤的男子,二十不到,长得很帅。”领头男人用德语问女孩,冷厉的目光扫过她脚边的狼藉,腰间若隐若现的亮堂堂的手枪在日光灯下灼灼生辉。



    女孩怯生生,全身发抖,好不容易才点了个头,声音因害怕而颤抖,“有,我给他缝了六针,还上了药。”



    “他去哪里了?”领头又问。



    女孩看一眼窗外,哆嗦着,手颤颤的一指,“好像听脚步声是去了那边,不过,我,我也不大能确定。”



    里间的西装男出来,朝领头摇头。



    领头冷冷的看着她,女孩无辜害怕的大眼睛里充满恐惧。



    女孩的害怕不完全是假的,有些坏人是见人就杀的,不需要理由。



    不过女孩的运气没那么背,那群看来很凶猛的职业杀手,并没有再为难她,一眨眼便迅速撤退了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帮我?”男孩探究似的,幽蓝的眸光扫视着她,“看上我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见过你这种自恋狂!”女孩冷冷一笑,弯针毫不留情的勾进男孩大腿的肌肉,男孩痛的大叫。女孩报复性的,将线重重的拉出。



    若不是看在同为华夏儿女,同为异国漂流客,谁救你?

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没人性!”男孩狠狠的瞪她,一张脸扭曲的不成形了。



    女孩才不管,也不和他斗嘴,那群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再回来。



    女孩的动作很利索,男孩咬牙切齿的瞬间,女孩已经将伤口缝合完毕。



    给他封上药,打好包,拿肥皂洗手。



    “谢谢,500欧元。”女孩摊手,轮廓极美的小手掌落在男孩跟前。



    “靠,你打劫啊!”男孩瞠目,“你以为我有钱就可以乱敲诈了!”



    女孩忿忿,“靠,你这小命难不成还不值500欧元?要不是姐姐我,你这臭皮囊早成子弹窝了!”



    “靠!”男孩故意将嗓门盖过女孩的,“什么跟什么?那是我保镖!”



    女孩愣住,手跌落。



    “行,50欧元诊疗费,1000欧元精神损失费。”女孩扬起下巴,再次将手摊在男孩面前,“我刚才被十把手枪吓的心脏病都快出来了。”



    娘的,保镖都能成足球队了,不敲白不敲。



    “等你拿心脏病确诊报告给我,别说一千,一千万我也赔给你。”男孩不甘示弱的看着她,蛮不讲理的道,“我长这么大,还没受过这份罪,竟然有人敢拿针戳我,这一戳还十几个洞,我才要精神损失费。”



    女孩气的火冒三丈,这人什么家教!



    嘴上说不过,女孩想动手,可脑子里倏地晃过之前的较量,这厮不是常人,打怕是打不过。



    “你到底给不给钱!”女孩操起手术剪,在他面前威吓。



    “你到底赔不赔!”男孩猝不及防的就将女孩手里的剪刀夺过来,还将女孩反手一个转身,手臂扭在背后。



    哼,敢对他凶,也不打听打听他郁少是什么人。



    “你!”女孩恼羞成怒,抬脚向后踢,对准他的三阴交穴。



    男孩微一挪步,敏捷躲开,嘴里叫唤,“你这毛丫头,敢踢我死穴,好狠啊!”



    “你这恩将仇报的登徒子,死了是替天除害!”女孩羞怒,可无奈双臂被他制住,只能用腿攻,形势很是不利。



    “哎呦!”女孩一声大叫,被男孩顶住腘窝,单膝重重的跪倒在地。



    “臭小子!没一点风度!”女孩脱口大骂,双目委屈的跌下泪来,“人家好歹是女孩子嘛!”



    男孩松手,潇洒的拍拍掌,“你是女孩子吗?”



    一双邪气的凤目将她从上扫到下,摇头,“没看出来。”



    头发没有,胸部没有,还这么凶恶,哪里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嘛。



    女孩爬起来,揉着膝盖,恨恨的瞥着他,“你不要狗眼看人低!我才十六岁!女大十八变,以后我也会挺起来的!”



    男孩耸肩,表示这太难以置信。然后自来熟倒了一杯矿泉水咕噜咕噜的一饮而下,然后坐在长椅上,“你有车吗?”



    眼睛不时的瞟瞟门外,风大了,起雨了,这鬼地方连个出租都没见过。早知道不在这里跳伞了,还这么倒霉,被农庄的陷阱割伤不说,还遇到这么个黑诊所。



    真是倒霉,不过,好歹逃了。



    女

孩认栽了,打不过,骂不过,今天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亏大了。



    算了,就当义诊做好事了。



    算了,就当是救了一条流浪疯狗。



    “没有!这位帅哥你请吧,我要关门了。”女孩鼓着嘴冷冷的道。一边拿起已经冷了的便当放进微波炉里热,嘴里咕噜不停。



    男孩死皮赖脸的坐着不动,“有出租车的电话没?”



    女孩纯当没听见,微波炉滴的叫了一声,女孩起身端出便当盒,开了盖一阵羊肉清香扑鼻而来。



    女孩脸上的不痛快随之散去,阖着眼深吸气,将羊肉饺子的清香贪婪的吸进肺里,好不陶醉。



    男孩鄙弃一眼,却被那飘逸而来的香味诱惑,不自主的吞了吞口水,见女孩闭着眼,便偷偷探头看去——哇偶!水灵灵的羊肉水饺!



    咳咳,咳咳,男孩大声的清了清嗓子。



    女孩睁眼,听而不闻,撕开筷子的包装纸准备大快朵颐。



    咳咳,咳咳,男孩急促的清嗓子。



    女孩夹起水饺往嘴里送——



    “那个!”男孩急忙喊住,却又清高的挑着眉,“那个,小妹妹,你想赚钱吗?”



    饺子继续往嘴里送——



    “一千块给你!”男孩拍椅子,然后低下声音,“不过你要把饺子让给我,我饿了两天了。”



    总不能说嘴馋吧?



    和人过不去,没必要和钱过不去嘛。



    女孩得意的摊开手,男孩恨恨的将卡递过去,“刷卡。”



    “刷卡要手术费。”女孩不接。



    “多付你五百。”男孩不看她,心里却愤愤,瞧你那小人得志的样。



    女孩立即眉笑颜开。



    “这饺子哪买的?”男孩吃的急,一口一个。



    “自己包的。”看在银子的份上,女孩一笑泯恩仇。



    男孩微怔,然后问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    “覃霓。”女孩回答的干脆,看男孩吃的香,又是得意又是可怜。



    这小子,怕真是饿惨了。逃学还是逃婚?



    估计是前者。



    “情腻?”男孩耸眉,什么鬼名字,听不懂。“你在这里做医生多少钱一月?”



    “没工资。”女孩快人快语,“我还没毕业呢,老乡的诊所,他回国了,我义务帮忙。”



    男孩似乎并不惊讶,也没质疑她是不是无证行医,只说,“以后做我厨娘,工资随你开。”



    女孩水灵灵的桃花眼眨巴眨巴,然后哈哈大笑,“你想的美!”



    姐姐自给也是被人伺候的主,怎么可能去伺候你这种没有教养的公子哥!



    男孩吃完了,意犹未尽,“再考虑考虑?”



    女孩啪一下拍桌子,下逐客令,“吃饱了,喝足了,帅哥,pleasegoout!不然,我拨0了!”



    “随你便,反正我是迷路的孩子,需要警察叔叔的帮忙。”男孩死皮赖脸,就是不走。拨0?那不正好合他心意嘛,正好他手机落在不知哪里去了。



    女孩气的脸红脖子粗,当真拿起电话拨了0。



    “如果,我做你厨娘,你能付我多少工资?”



    侧耳倾听,等街道外面风平浪静,黑暗中的角落里,覃霓小声问。



    刑郁桀睨她一眼,“你要多少?”



    “我要足够给我妈治病的钱,和养一个孩子的钱。”覃霓试探着说。那可不是小数目。



    刑郁桀将脸扭过来,黑暗中一双幽蓝的眸子鬼魅一般的在覃冉冉眼前晃,“靠,你生孩子啦?你这身板能生的出孩子?你那个什么比我帅一百倍的学长的?”



    覃霓是绝对不能让玥玥知道她那凄惨的身世的,所以,她点头,“是。”



    “行,只要你签张卖身契给我,你老妈你女儿你,我都一起养了。如果表现好,钱不是问题。”



    刑郁桀应的干脆,嘴角却划过一抹狡黠,他得意的挑起眉。



    哼,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。



    不过,覃霓因为光线的原因并没有看到。



    “你放心,本少爷口味重,对你这种瘦竹竿没有。”刑郁桀讥嘲的冷笑,然后拉高了几分音调说,“如果同意,找地方签个字。不过,契约可是无限期的。”



    <!-- csy:21810280:573:2019-12-01 05:45:23 -->
    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