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1732查看 | 0回复

fate间桐樱线玷污时间_保险经理上门服务大款在线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3-18 18:05:58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“你想跟我谈什么?”苏酒带着小小上了楼顶。



    太阳还未落下,在楼顶上可以尽收整个市区内的风景。



    苏酒往前走了几步,似是一点也不想与小小有近距离接触的机会。



    “跟我待在一起会让你这么的讨厌吗?”小小有些难过地声音在耳畔响起。



    苏酒咬了咬牙,“的确,你之前那些难缠的时间里给我的负面影响太大了。让我没有办法能好好的面对你。”



    “喜欢一个人有错吗??我只是喜欢你而已。难道一个追求的机会都不给我??你现在已经厌恶我到这样的程度了?那又为什么让我们跟着你们一起离开?”小小有些不明白。



    之前苏酒还愿意让他们一起离开,她还想,说不定是因为苏酒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对她厌恶。没想到…现在苏酒一开口就把他心里的想法都给打碎的一干二净。



    苏酒冷笑一声:“我同意只是为了大局着想,付闲是个人才。我不可能因为你,放弃了他吧?你是不是太天真了?”



    这话一出,对小小简直就是致命的打击。



    小小完全不敢相信,“所以……你是因为付大哥……才打算让我们跟着的?”



    “是。既然以后我们在一个基地了。我希望你,不要再重蹈覆辙。我既然不打算接受你,那么以后也没有可能会接受你的。”苏酒虽然觉得她很无辜,但是她以前做的事情可都不无辜。



    小小自嘲地笑了笑,“既然你都说得清清楚楚了。那我还能说什么,以后当成不认识的陌生人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能想通最好,而且你值得有更好的人去喜欢。那个人肯定不是我。”苏酒最后又补充了一句。



    毕竟是女孩子,脸皮子薄。他就算再恨她,也要考虑一下。



    小小没有再说话,心脏却痛的无以复加。



    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掉,整个人看起来可怜又无助。



    苏酒刚想安慰一下,可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安稳又更加容易给她错觉。觉得自己对她有几分意思。于是他只能忍住,然后转身离开了天台。



    小小见苏酒走了,才终于忍不住眼泪,蹲了下来哭出声。



    大概是没有苏酒以后,小小哭的更加的厉害。她是真的难过,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人。之前被拒绝的时候。她花了好长时间才走出来。这次决定跟付闲一起出走的时候,也是下了好大的决心。



    可想而知她有多么的难过。



    苏酒从顶楼下去,心情有些复杂。再加上因为小小的事情,让他心情一度非常的沉重。所以当阮甜叫他的时候,他都没有回过神来。



    “苏酒你在想些什么呢??我叫你半天了。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阮甜觉得他态度有些奇怪,连忙追问道。



    苏酒回神来,“刚刚在想些事情,所以没有听到你说的话。你说什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刚刚去找付闲了,然后好像没有看到小小。想问问你来着,不过看你这么心不在焉的样子。你这是怎么了?”阮甜看着苏酒,有些疑惑地问。



    苏酒怔了一下,“刚刚小小跟我谈了点事情。她现在在顶楼。你要是找她有什么事情的话。你现在就可以过去找她。”



    阮甜顿时愣了一下,“你跟小小谈什么了?我看你这个样子跟她差不多啊。啥情况???你先说说。”



    “她…还有点那意思。但是我…你也知道。估计现在还在楼上哭呢。你要去找她的话,就帮忙安慰一下吧。”苏酒叹了口气说。



    阮甜看着苏酒有些为难的样子,笑着说:“你怕什么呢。其实你给她一个机会。何尝又不是给你自己机会?我知道知道小小对你的追求,让你很惧怕,也很厌恶。可是你也要考虑她也只是一个女孩子,虽然她之前的方法不对。但是也不应该让你这么厌恶啊。”



    “嗯,我会好好的考虑一下。你还是去看看她吧,她还在楼上。”也不知道苏酒有没有听进去。但是看他认真的样子。阮甜觉得他肯定是听进去了。



    “那我先上去看看她。其他的事情你自己好好的考虑一下,如果考虑过后你还是觉得不行的话。那就放弃就好了,不要为难你自己。”阮甜又补充了一句。



    苏酒看着这么认真地开导着他的阮甜,突然笑了笑,“突然间发现,你好像也是有优点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优点可多了。你只是没有发现而已。”阮甜俏皮地朝他笑了笑。



    楼上。



    阮甜推门进去的时候,看到小小正蹲在门口小声的哭泣。肩膀不停地抖动,小脸埋进臂弯里。看起来无助又可怜。



    阮甜叹了口气,走过去。“你别哭了。”



    许是阮甜的声音太温柔,又或者是阮甜来的时间刚好。



    小小泪眼朦胧地抬头时,眼泪更是哗啦啦地往下掉。并且还往阮甜怀里栽。



    阮甜也很有耐心的拍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的情绪,愣是把小声抽泣地小小给弄的大声嚎叫起来。

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别哭了。其实除了苏酒以外,还有很多的男人啊。为什么要在一根藤上吊死呢。”阮甜有些无奈地说。



    小小一边抽泣一边哭着说,“当你喜欢上那个男人以后,你就会觉得其他的男人都没有他好看也没有他帅。再也接受不了其他的男人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你可以看看别的男人啊,你跟苏酒接触的时间不长。所以你只看到了他的长处,并没有看到他身上的短处。所以你觉得现在的苏酒像是在闪闪发光一般。像极了你喜欢的男人,只是你若是看开了,你就会发现其实苏酒也不怎么样。”阮甜苦口婆心地给她解释。



    小小擦了擦眼泪,一双眼睛通红,“那你跟k也是这样的吗?虽然我对你跟k都不是很了解。但是我看得出来,你们很相爱。他喜欢你,你也非常的喜欢他。”



    阮甜笑了笑,“怎么说呢,我跟k其实跟你们不太一样。我跟他认识的时候,我就见识了他所有的坏脾气,所以现在真的在一起后,觉得他的坏脾气都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内。”

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多久了?”小小有些好奇地问。



    “很久了吧,那时候已经末世一个月以后。我在一家商场里醒来,没想到在大厅里遇到了一只丧尸。当时的我,手无寸铁,别说丧尸了。我连刀都没有拿起来过。然后他出现,后来种种,他教我如何杀丧尸,如何锻炼心性…现在想想,遥远的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……”阮甜的脸上满是怀念的神色,可说出来的话里,又透着甜蜜。



    这是小小不能拥有的,也是没有的东西。



    “这样看起来,你们是日久生情啊……”小小的脸上流露出羡慕的神色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羡慕的,我也有过想要离开他,跟别人一起离开的想法。只是还没有实践的时候。就觉得好像还在在他身边最安全。”阮甜笑了笑说。



    两人聊着聊着,小小也没有再哭了。只是看着阮甜的眼神,让阮甜心里有些慌张。



    “你这么看着我是怎么回事?”阮甜

有些好笑的问。



    小小想了想,“比起苏酒来,我好像对你跟k的恋爱经历更加的感兴趣。很想知道,你们经历了多少,也想知道你们是怎么从战友变成男女朋友关系的。”



    阮甜顿时有些无奈,“你没事打听这些事情做什么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末世前是个编辑,做的情感专栏的。所以对你这样的感情经历特别的感兴趣。要不是末世来了,我估计现在还是个按部就班做着自己专栏的小编辑。”小小从阮甜的怀里起来,眼睛虽然还是红红的。可是看起来也没有了之前的难过跟伤心。



    反而看起来更加的神采奕奕的。



    “明明我是来安慰你被苏酒打击的,怎么你就开始要顺杆儿爬?开始问我的情感经历了。”阮甜一脸无语地说。



    小小笑着说:“我都表明了我自己的身份了,可是你还要问我为什么,我觉得你也是很厉害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啦,既然你看起来已经没有事情了。那我也就不用安慰你了,另外你别想从我嘴里知道我跟k恋爱的经历。我肯定是不会跟你说的。还有我刚刚有劝说苏酒,让他在好好的考虑一下,如果还是无法接受你的话,你还是喜欢别人比较好。”阮甜见小小的情绪已经稳定了,连忙开口说道。



    小小撇了撇嘴,“我就是想八卦一下,你都不给我机会,你也太过分了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哪里过分了,我过分我还来安慰你??我怕是吃饱了撑的。”阮甜翻了个白眼说。

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等有下次机会,我肯定是要再问一些你跟k之间的恋爱经历。就算你不跟我说。我就去问苏酒,还有付大哥他们。我就不信,他们也不知道。”小小一点也不气馁,反而无比的有信心。



    阮甜扶额,“其实我想说,你追男人的手段跟方法也太不好了吧……你追人,能追到苏酒都无比绝望。你也是很厉害的。”



    “苏酒是我的初恋,初恋你知道吗?!我没有追过人,也不知道该怎么追人。所以我觉得还不如直接告白。没想到会让他那么的厌恶,我要是早知道会这样的话。我当粗肯定不会走到这一步的。”小小无比后悔地说。



    阮甜有些无奈,“好了,既然你现在已经认错了。那只要苏酒那边想开了。我可以帮你追苏酒。不过还要等苏酒自己想开了才行。”



    小小顿时双眼发光,“你说的真的???你真的会帮我追苏酒??简直太好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别高兴的太早,要是苏酒自己想不开的话。那么再怎么做,都没有后文的。所以重点还是得看苏酒那边的情况。”阮甜怕小小高兴得太早,万一苏酒还是对小小无比的厌恶的话。那么所做的一切都是没用的。



    还是要尽早的给她打预防针比较好。



    小小点点头,“没事的,就像你说的,如果最终他还是无法接受。那么我也就不勉强他了。我也知道感情是勉强不来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最好。”阮甜眯着眼笑。



    楼下。



    “谁在楼上哭???我好像听到有女孩子哭的声音了。”轻泠走到窗户处,抬头往上看。



    却又没有了哭泣的声音,觉得有些奇怪。



    苏酒听到轻泠的声音,不用猜都知道是谁。他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说不定是你听错了也是有可能的。这个时候,谁没事会在楼上哭啊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,我也觉得是我听错了。”轻泠摸了摸下巴,再仔细地听了听以后。发现并没有哭泣的声音,才渐渐放心下来。觉得是自己想多了。



    “诶?你怎么在这里?我记得阮甜不是去找你了吗?怎么没有看到阮甜,就你一个人在这里。”轻泠有些奇怪地问。



    阮甜去找苏酒的时候,轻泠正在吃东西。阮甜还特意给她说了一声。



    现在轻泠吃完东西想过来看看阮甜跟苏酒聊些什么事情。没想到酒听到了莫名其妙的哭声。虽然是她听错了。但是转身就看到了苏酒,还没有看到阮甜。



    她就有些疑惑了。



    苏酒也不能说他跟小小的事情啊,虽然他认真的考虑了下阮甜的意见,可毕竟现在还没有想清楚。再说了,小小也是新来的人,万一轻泠因此对她有什么意见。



    那他不就害了小小嘛,所以他只能跟轻泠打着哈哈。“我有点事情需要阮甜去帮忙处理一下。所以你再等等。她应该就快要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轻泠眯了眯眼,认真的审视他,“既然你这么说了,你肯定是知道阮甜在哪的,你其实可以跟我说一下。”



    “不行。等阮甜回来跟你说也可以哦。但是我不能跟你说。”苏酒一口拒绝了轻泠。



    轻泠虽然还是有些怀疑苏酒,但是看着苏酒不想说的样子。她也就不勉强了。“算了,你要是不想说的话。那我也不逼你了,等阮甜回来以后,我在好好的问她就行了。”
    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