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1910查看 | 0回复

洧川县_爱上小姨_我的奶让两个人吃_试过黑人你就回不去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3-7 16:08:45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叶柒柒吃的畅快,无法看见苏米的内心已经操心成了老妈子。



    “刑天漠呢?你怎么不让他一起来接我?”叶柒柒问。

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他说了,不过他说再开会,让我先陪你。最近他心情挺不好的,我都不敢惹,一会儿你卖个萌让他高兴一下呗。”苏米笑着建议道。

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,不会卖萌了。”直觉上叶柒柒知道,她已经脱离那种没心没肺的时代了。



    唉,苏米只希望等叶柒柒缓过劲儿会好一些吧。



    “不是说伯父病危吗?最近怎么样?”叶柒柒想起来问:“我一直没收到碗,是不是还没死啊?”



    “大小姐,麻烦你。你的邢伯父还不满六十岁,是做不了长寿碗的。至少得上七十,才有资格做碗出来送人。不然我们会背上不孝的罪名的,而且现在很少有人会做碗了,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弄。不过你是对的,还没死,现在整天都在家里和邢伯母重拾青春年华呢。什么社交活动都不参加,但是去哪儿都要带着你邢伯母,前几天还去跳了把广场舞。”



    不信吧,如果不是经过邢母的检验,苏米也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

    两人之间可能还没有达到对方想要的坦诚,但应该快了。对于做手术的前景,苏米是看好的。但是与此相对的,是邢家的两个儿子,刑天漠和邢千殇都不想回去邢家。无论苏米怎么建议,怎么找借口,刑天漠都不想去。去了也只是站一下,连坐都不愿意坐。连吃都不吃了,喝水看自带没有。



    “忽然觉得我其实还挺幸福的。”叶柒柒听苏米夸张的形容现在的处境,可怜巴巴的说。

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幸。”



    苏米捧着脸哀叹命运的离奇,可也只有接受命运,反抗是需要勇气的。



    当第二天早上联系叶柒柒的时候,这姑娘说已经退房回家了。



    “我先去陪外公几天,然后再来找你们玩。”叶柒柒在电话里说:“我会把房费给你的,发红包吧,怎么样?”



    “不用了,这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你心情好,你过的好,这才重要。”



    “谢谢嫂子,回见!”



    “回见。”



    

希望叶柒柒去见过外公之后,心情能够改善吧。苏米如常的上下班,过自己简单的生活,偶尔跟邢母打电话联系一下感情,询问一下邢父的病情。好像最近有要松动的意思,反正邢母觉得挺开心的,还以为扭转不了结菊呢。



    不过也不能着急的让医生准备,反正都是邢父一点头就开始准备的事,怕的是会有意外。



    苏米连连安慰邢母不会有意外的,大人有大命。



    然而再一次接到医院来的电话的时候,却不是因为邢父,而是苏父。



    “我们是从他的身上找到的手机,备注你的名字是女儿。病人现在失血过多,急需要输血和手术,他的腿骨断了,还断了两个肋骨,已经做过检查头部和心肺功能暂时没有。你确定是家属的下请签个字,然后去门诊缴费。登基一下病人的身份,还有你的身份。”苏米急急忙忙的跟着护士跑,护士是跑去要去急救室,而苏米只能跟在后头听的一愣一愣的。



    时不时的就有重伤员和哭泣的家属在旁边,苏米有了超现实的迷幻感。



    “那个护士,我不是有心要耽误你时间,我就想问一下他为什么会进来?”还是被好心人叫救护车送进医院来的。



    “车祸啊。”护士不明所以的问,随后了然的想起什么来接着解释:“交紧部门那边登基说是因为他在买菜,现场还有遗留的物品,到时候紧察来调查的时候会给你看和跟你解释的。”



    在医院只有命最重要。



    而苏米最想不通的就是苏父居然要去买菜?他知道菜市场在哪儿吗?



    先拿着苏天强的无名氏登基本到了前台给他挂号,因为没有病人的身份证,苏米只好表明自己的身份。医院的后台应该是连着公安部门的,是不是父女一查就知道。可父女的户口不在一块儿,只能先按照苏米说的登记,毕竟她背不出苏天强的身份证号码。缴费后,又面临要签字确认手术的问题。



    签字的时候,苏米极力不让自己发抖,但没成功。护士还很贴心的安慰她慢慢来,其实车祸并不是很严重,目前来看只是骨折的问题比较严重。一旦输血后,出血过多的问题也就没了。询问过有没有过敏药品,有什么病史后,护士就去忙自己的。



    苏米这才坐下来,想着给苏乐打电话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爸进医院了,你都不知道?”听到那头传来吵闹的声音,苏米就猜出苏乐正在享受人生呢。



    忍不住大声的吼了出来,随后想起是医院,赶紧走到楼梯间去打电话。



    “什么?老头住院了?那恭喜你啊,又到了献爱心的时候,不就多照顾个人嘛。看你对邢家那个老头也挺顺手的,顺便也把他照顾了吧。”苏乐仿佛遭遇到什么值得兴奋的事,一阵尖叫声从手机里传来。

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话,你在哪儿?”



    “在哪儿?啊,我在拉斯维加斯,现在正是high的时候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赶紧回来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回不来,裴逸风要在这边开会,我们还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呢。不说了啊,我先挂了,我朋友在等我喝酒。”



    好一个拉斯维加斯,苏米真是服了。也对,就不该指望她们母子能好好对待父亲。那林燕呢?



    苏米拨打林燕的电话却被告知已关机。



    等了一个多小时,手术还没好的时候,紧察先来了。大致说了一下事发过程,是因为司机闯红灯,而苏天强也的确是买菜经过路口要切坐公交车。司机已经被制服,紧察是来给家属送回执单的。并说了一下大概的开庭日期,可以申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。



    简直无法想象苏天强居然需要去坐公交车。



    就算现在破产请不起司机,但至少苏天强是会开车的,家里是有车……的吧。



    谢过紧察之后,安心的等手术完毕。经过大概两个小时左右,父亲才被人从手术室退出来,腿上和手上打了石膏。



    “手术很成功,不过还需要观察今晚确定是否有脑震荡的问题。病人醒来后,家属要第一时间按呼叫铃让护士过来确认情况,好吗?”医生看出苏米的心神不定,一字一句的在跟她确认。



    苏米认真点点头。



    “你家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



    “啊,不是。我丈夫在上班,还没有来。谢谢医生,我们会照顾好他的,会按照你说的做。”

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走了。”



    医生也是满头大汗的离开,在手术台旁边站了几个小时,急需要休息。



    稍晚一些的时候,李岩赶了过来,是刑天漠让他来的,先来看看情况。



    “毕竟我比较专业。”拿起拍的片子,CT、X光各种检查单,确认至少目前没有生命危险。就怕会有脑震荡,车祸一般都会有这样的脑部问题。不过还是要等苏父先醒了再说。李岩好奇的问:“你爸真的在自己买菜?”



    “是啊,紧察都说了。现场的照片也给我看了,当时他旁边就有一个袋子,里面的东西都掉出来了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你还需要一个律师,闯红灯,告死他。没有酒家吧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,当时交紧就做过测试了。他没跑,而是自己主动报紧的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估计坐牢时间不长,如果愿意经济赔偿的话,坐牢时间就更短了。”



    正说着的时候,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女子已经哭着来了病房门口,对着苏米就是哭着下跪。连声说对不起,是她丈夫、她爸的错,希望家属能谅解。



    “谅不谅解不是现在能说的,紧察跟我说都是十年驾龄的司机,红灯停这种事都不能遵守。拉上一条无辜的性命陪他开玩笑,怎么谅解?”苏米还想哭呢,但没人地方哭,也没人听啊。她要是现在哭了,万一病情恶化怎么办?就算病情不恶化,该说撞的好,给了我们家一个教训让我们走路长眼睛吗?



    李岩看不下去的将肇事司机的家属给拉了出去,苏父还没醒,而且病房里还有其他人。



    “老实说吧,如果你们上网的话,就算不上网看报纸。也该对我们这位小姐有印象,她家不是缺钱的人,也不是你们哭一哭就能获得谅解的人。先回去吧,等病人先醒来再说。”



    两个女人明显还不愿意走,有的人倾向于让受害者冷静下来再去赔礼道歉。但有的人倾向于用自己的行动让受害者家属冷静,哪怕拳打脚踢的方式,也比冷静后人说理要好的多。



    至少不会死刑这件事是肯定的,没有家属的谅解,仍然可能会判刑很久。



    女儿正在读大学,不能失去顶梁柱。



    苏米没有那个心情理会她们,只求快点走,眼不见为净。



    也感谢李岩特意跑这一趟,不过这医院有医生和护士值夜班,应该没什么问题的。探访时间到的时候,只能留一个家属在这里,就让李岩先回去了。



    医院给家属发放一张小床,可以摆在床边,可供家属休息。等打理好一切的时候,苏米才看见手机上的未接电话,好多个,都是刑天漠打来的。



    回了一个电话告诉他现在还在等醒过来,所以让他明天再来看吧。



    果然,快到半夜的时候,苏米被一声浅浅的声给叫醒。苏天强看着天花板,呼吸和转头都有些艰难。赶紧按下呼叫,不一会儿医生和护士就鱼贯而入,涌入病房。



    细心的检查一番后,医生对苏米说:“暂时没有问题,先照顾好病人。出现什么异常,也一定要第一时间按呼叫。”



    “谢谢大家,打扰了。”



    嘱咐一一下禁忌,多少时间内不能吃东西,多少时间内可以适当给病人喝点水。医生才面露困意的带着护士走出病房,继续去外面值班。



    “爸,你有没有哪儿难受?”苏米坐下来柔声的问苏父。



    苏天强虚弱的不想说话,声带也还没有恢复,只能摇摇头给了女儿一个安心的眼神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出去买菜呢?家里阿姨呢?”



    紧接着苏天强又摇摇头表现出不想说话的样子。



    现在还是身体最重要,苏米也不再过问,对另一个病床上被打扰的病人和家属道歉。关上病房的灯,才又重新躺下来闭上眼睛睡个觉。因为怕有什么玩意,苏米伸手把手抓到病床的床边上。不经意间碰到父亲的手,干脆就紧紧的握住,这样只要他有什么需要只要握一握手,苏米就能醒来提供帮助。



    真正确认没事的时候是到了第二天早上,医生来查房的时候,宣布脱离危险期。住上几天,就可以出院回家慢慢养伤了。



    伤筋动骨一百天,需要家属耐心照顾。

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苏米见刑天漠走进病房就这样高兴的告诉他。

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了?”刑天漠来医院的时候,医生刚从病房里出来,他看苏米的神色已经安心了些。



    “真的真的没事了。”但是骨折需要愈合时间,所以也不能说完全没事。只是说在医学上,暂时是没事,也没有可以让医生预见病情会恶化的征兆。

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昨天出公司的太晚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理解万岁,知道你最近忙,悠然山庄的事嘛,知道你必须自己盯着,所以不怪你?”



    这个项目换做任何人都不想让它从自己手里跳脱开的,在还没有开建的时候已经出了那么多事。如果再来一场大的风暴,刑天漠不一定能承受得住。



    一旁的苏父出声咳嗽了两下,示意床头柜上摆着的水杯。



    苏米赶紧给苏天强倒上一杯水,怕还有点烫,就用两个杯子相互翻倒,让水冷的快一些。才有力气。”



    就这样推辞不下的苏米干脆自己喝了邢母不知道熬了多久的粥,邢母一直陪着苏天强说话,让他放宽心。既然都已经脱离危险,那就是因祸得福。



    刑天漠主动接过苏米吃完的饭盒,将纸巾给递了上去。苏米本想问他吃了没有的,想想还是算了,站起来去把借来的小床还给护士。



    虽然邢母和苏父的对话基本上都是单方面的,因为不停的说的人只有邢母。



    但两人似乎也聊的不错,至少苏父没了那股尴尬的感觉。



    <!-- CS:25064031:127:2019-06-29 12:01:27 -->
    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