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2288查看 | 0回复

卫老汉船上的幸福生活2_维生素e涂龟头变大了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2-5 08:00:42 |阅读模式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我的心里真这样认为了!沈女士,从今天开始,你不再是我的母亲,你没有任何资格再过问我的事情!”



    卫泽岩说得无比的决绝、漠然。



    沈雅芙的情绪崩溃了,她指着陶冉吼道:“就因为她是吗?就因为这个贱人,你和我断绝母子关系?我生你养你,都比不过这个贱人是吗?”



    “沈女士!”卫泽岩厉喝一声,“请注意你的措辞!小冉是我的妻子!你没有任何资格说她!”



    沈雅芙知道事情瞒不住了,她索性破罐破摔,她癫狂的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是我做得怎么样?卫泽岩!你竟然要和自己的亲生母亲反目!你真是太伟大了!只让你们分开了五年!是我的失败!”



    卫泽岩冷冷的看着沈雅芙。



    陶冉上前一步,冷声道:“沈雅芙,你终于承认了!你好恶毒的心!为了让我和泽岩分开,你这么恶毒的事情都做得出来!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不要脸的竟然跑了回来,是我失算了,现在你们知道是我做的,你们的怎么样呢?”沈雅芙看着陶冉和卫泽岩,一脸的桀骜不驯。



    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。



    然而,沈雅芙忘记了一个人。



    卫丰尧一直在沉默,他突然开口,一脸的痛心疾首:“沈雅芙!我没想到你是心肠这么恶毒的女人!这么多年来,想想我都觉得可怕,还可悲!我们离婚!”



    沈雅芙转过头去,一把拉住卫丰尧,吼道:“离婚?你凭什么提出离婚?20年前是你背叛了我!我大度的原谅了你!你有什么资格提离婚!你这个负心汉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和这么恶毒的女人做夫妻,明天,我就让律师法离婚协议书送过来!”说着,卫丰尧气愤的站起身。



    他看向陶冉,愧疚不已:“对不起小冉,让你受委屈了,对不起!”



    卫丰尧的心里面很乱,他一分钟都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,他感觉自己一直生活在谎言里,沈雅芙为他编织的谎言。



    他心乱如麻,和陶冉道了歉,就快步的离开了别墅。



    沈雅芙看着卫丰尧决绝离开的背影,她的眼泪横流,红着眼睛瞪着陶冉,吼道:“你母亲没做到的事情,今天你做到了,他要和我离婚,你听到了吗?还有我儿子也不认我了?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一无所有,你高兴的吗?”



    陶冉看到沈雅芙如此痛苦,她的心里面,并没有报复的快感,她只是道:“活该!沈雅芙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!你活该!活该你一无所有!”

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我活该!陶冉!你以为自己很幸运吗?我告诉你,五年前的事情,是我和路翎之一起策划的!你以为路翎之很爱你!但是他一直想拆散你和岩儿!我活该……你又有多幸运呢?你还不是像个傻子一样,被路翎之玩弄于鼓掌之中?”沈雅芙癫狂的笑着。



    她已经情绪崩溃了,她一无所有了。



    陶冉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:“不可能!沈雅芙,你在说谎,你是骗我的!”

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沈雅芙冷笑,“骗你有什么好处?”



    陶冉咬着唇不说话,心里面早已经是惊涛骇浪。



    枫哥哥?



    这一切和枫哥哥有关系?



    五年前的事情和枫哥哥有关是吗?



    陶冉的双手攥紧,冷静下来。



    她想了想,她回国之后,就只和路翎之联系过,但是很奇怪,沈雅芙却找到了她,还知道她想和卫泽岩和好,带了汪小芷过来搞破坏!



 

   这么说来……



    陶冉的脚步退后两步,仿佛自己最重视的信仰被打倒一般。



    这一次,她尝到了背叛的滋味。



    枫哥哥竟然背叛了她!



    怎么会?



    陶冉不信。



    她的眼睛忍不住红了起来,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卫泽岩一手拥住她:“老婆,你没事吧?”



    卫泽岩的拳头握紧。



    路翎之,竟然一直在暗中搞破坏!



    他不会放过他的!



    陶冉眼泪汪汪的看着卫泽岩,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沈雅芙笑了,笑得十分的诡异:“哈哈……伤心了是吧?体会到我的滋味了?活该!陶冉!就应该永远生活在痛苦之中!”



    “闭嘴!”卫泽岩厉声吼道。



    沈雅芙看着卫泽岩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

    卫泽岩冷冷的看着沈雅芙,说道:“沈女士,你不再是我的母亲,我们之间任何关系都没有!”



    说着,卫泽岩搂着泪流满面的陶冉,朝着外面走。



    卫泽岩见陶冉这个样子,不适合让陶斯瑾看到,于是他先送陶冉回到了别墅。



    陶冉一直默默的留着眼泪,窝在卫泽岩的怀里。



    她的心好痛,真的好痛。



    她一直将路翎之当作哥哥,却没想到,路翎之给了她那么大的伤害,被自己最信任的人在背后捅了一刀,这种感觉真的生不如死。



    卫泽岩见陶冉就如同抽空了灵魂一般,他心里面心疼死了。



    卫泽岩想去老宅将陶斯瑾给接回来,但是很显然,陶冉现在离不开她。



    陶冉的手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角,松都不肯松一下。



    卫泽岩温柔的抱着她,柔声道:“老婆,你别难过了!我会让路翎之付出代价的!”



    “不要!”陶冉声音嘶哑的开口。



    尽管路翎之背叛了她,她还是不希望卫泽岩伤害路翎之。



    “老婆?”卫泽岩轻轻的将她眼角源源不断的流出来的眼泪擦掉,柔声道,“老婆,路翎之做了那么过分的伤害,卫必须给他一点教训!”



    “不要!泽岩!不要伤害枫哥哥,你答应我好不好?”陶冉抬眸,眼睛通红,望着卫泽岩。



    卫泽岩看着如此脆弱的陶冉,他的心软成一滩水,根本没办法拒绝她。



    他搂着她,颔首:“好!老婆,我答应你!这一次,我放过路翎之,如果有下次,我一定弄死他!”



    卫泽岩知道路翎之在陶冉心中的地位。



    虽然这么轻易的放过路翎之,卫泽岩的心里面会觉得不甘心。



    但是如果他背着陶冉伤害了路翎之,陶冉一定会伤心的。



    卫泽岩不想看到陶冉伤心,别说流泪,就是她蹙一下眉头,他都会心疼。



    为了陶冉,卫泽岩妥协了。



    “谢谢你,泽岩!”陶冉眼泪汪汪的道。



    卫泽岩拧着眉头,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,柔声道:“老婆,别哭了,明天我们找路翎之来,将失去弄清楚,然后和他撇清关系,好吗?”



    陶冉沉默饿看了卫泽岩一眼,点头。



    她是要和路翎之聊聊的。



    卫泽岩轻轻的拍着陶冉,终于,陶冉睡着了。



    卫泽岩这才关了灯,离开别墅,驱车去接陶斯瑾回来。



    卫泽岩到老宅的时候,大厅里已经一片狼籍,到处都是破碎的玻璃渣子,简直无法下脚。



    沈雅芙已经没在大厅了。



    卫泽岩抿着唇,直接去到卫泽铭的房间里,卫泽铭正在各种讨好陶斯瑾,可是陶斯瑾担心陶冉和卫泽岩,小脸上硬是一点笑容都没有。



    卫泽铭很挫败,他连一个小屁孩都哄不了。



    他也只是淡淡一笑。



    卫泽岩进来的时候,陶斯瑾一下子冲过去,抱住他的大腿:“爹地。”



    卫泽岩立刻将他抱了起来,柔声道:“斯瑾,我们回家!”



    “嗯,”陶斯瑾伸手勾着卫泽岩的脖子,“妈咪呢?”



    卫泽岩笑着道:“妈咪已经回家睡着了,我们回去吧!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陶斯瑾乖巧的点头。



    卫泽铭沉默的看着卫泽岩将陶斯瑾抱走。



    他走出去,才发现大厅一片狼籍,而沈雅芙,卫丰尧都不在。



    卫泽铭的预感不好。



    他立刻转过身,朝着沈雅芙和卫丰尧的卧室跑。



    “妈,爸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卫泽铭在外面敲门,却没人应答。



    “妈?爸?”卫泽铭不断的敲门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沈雅芙看着卫泽岩抱着陶冉离开。



    她的眼泪不断的流,眼睛通红,抓着轮椅的手,死死的抓着,手背上青筋乍现。



    她一无所有了。



    儿子的背叛,丈夫的抛弃,她还有什么?



    佣人站在一旁,颤颤巍巍的,怯生生的唤了一声:“夫人?”



    沈雅芙抬眸去看她,她猛地拿着茶几上的果盘砸到地上。



    “砰!”



    玻璃渣子碎了一地。



    她还是不解气,将能砸的东西全部砸了,知道客厅里一片狼藉,无法下脚。



    佣人在一旁瑟瑟发抖,不敢上前。



    “推我回房间!”沈雅芙声音嘶哑。



    佣人很害怕,但是走过来,颤巍巍的,将沈雅芙推回房间。



    “砰!”沈雅芙关上门,将门反锁掉。



    她的目光扫过床头柜上那张婚纱照。



    那是三十几年前,卫丰尧娶她的时候照的。



    那时候,他当着亲人朋友的面承诺会爱她一辈子。



    可是不过几年光景,卫泽岩和卫泽铭才几岁的时候,卫丰尧出轨了。



    沈雅芙恨呀。



    她恨不得弄死封媛华和卫丰尧。



    最终,她害死了封媛华,却舍不得弄死卫丰尧。



    呵呵……



    她委曲求全换了二十年的平静,如果却什么都没有了。



    儿子背叛她了,明天,她还会被离婚,成为孤家寡人。



    她一切都没了!



    她是自作自受!



    可是谁想过,如果当初不是卫丰尧的背叛,她会这样吗?



    她因爱生恨,所以就全是她的错吗?



    是她一个人的错是不是?



    卫泽岩不认她了!



    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,竟然不认她了。



    她一无所有了!



    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

    沈雅芙滑着轮椅到了床头柜,她狠狠的敲水水晶相册。



    她捡起玻璃渣子,朝着自己的手腕狠狠的划下去。



    她一无所有了,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



    还有什么意思呢?



    卫泽铭叫佣人拿了钥匙,打开门的瞬间,立刻看到沈雅芙的手压在床单上,雪白的床单上满是鲜血,触目惊心。



    “妈!”卫泽铭尖叫一声。



    他大吼:“管家!管家!叫救护车!”



    管家知道今天家里发生大事,家务事,他不好插手,所以在房间里待命,听到卫泽铭的呼叫,他赶紧跑上来。



    看着卫泽铭抱着满身是血的沈雅芙跑出来,他也被吓坏了。



    两人飞快的上车,将沈雅芙送往医院。



    卫泽岩刚回到别墅,安排陶斯瑾睡下,他就接到卫泽铭的电话。



    听到卫泽铭的那句话,卫泽岩差点儿没把手机拿稳。

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卫泽岩单手撑在墙面上,吼道。



    “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爸不见了!妈自杀了!现在在医院里抢救!”卫泽铭的声音里带着心痛。



    他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样了。



    卫泽岩立刻道:“你联系卫丰尧,我立刻来医院!”



    卫泽岩此刻什么都不计较了!



    不管沈雅芙做了多少错事,她永远是他的母亲,生他养他的母亲。



    卫泽岩为了陶冉和沈雅芙恩断义绝,不是真的想断干净母子之情。



    只是他不愿意再让沈雅芙伤害陶冉而已。



    卫泽岩十分慌乱的到了医院。

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亮着,沈雅芙正在抢救。



    卫泽铭痛心疾首:“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

    沈雅芙十分的坚韧,能让她自杀,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卫泽岩如实和卫泽铭说了。



    卫泽铭沉默一下,说道:“妈她怎么能这么糊涂呢?”



    卫泽岩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他很担心沈雅芙。

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卫丰尧也来了,他看着亮着灯的手术室,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三个男人守在外面。

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流淌,终于,手术室的门被打开,三个人飞快的冲上去。



    “医生,我母亲怎么样了?”卫泽岩焦急的问。



    医生取下脸上的口罩,笑着道:“还好送来及时,没有大碍了!推去病房,好好休息吧!”



    卫泽岩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

    没事就好。



    卫泽铭对着医生道谢。



    三人将沈雅芙推进病房,守在病房里等着沈雅芙醒过来。



    翌日。



    卫泽岩和卫泽铭还有卫丰尧都是被沈雅芙的呼声惊醒的。



    “丰尧!卫丰尧!你走!你给我走!你为什么要背叛我?我那点儿比不上封媛华了?岩儿和铭儿还那么小,你就舍得丢下他们吗?”



    沈雅芙面色苍白,她瞪着卫丰尧。



    卫泽岩和卫泽铭都愣了一下。



    “妈……你醒了……感觉怎么样了?”卫泽铭赶紧走过去,握住沈雅芙的手。



    沈雅芙蹙着眉头看着卫泽铭,说道:“妈?我不是你妈,我儿子才几岁呢!你这么大,怎么会是我儿子?”



    卫泽铭愣住。



    他转过头去看卫泽岩。



    卫泽岩也愣了一下。



    <!-- csy:24152710:295:2019-10-24 04:35:47 -->
    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