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窄版
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19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番号 原创 招嫖
2240查看 | 0回复

王者荣耀女英雄没衣图_九品芝麻官我又跳出来了

[复制链接]
扶贫办党员  发表于 2020-2-3 13:00:46 |阅读模式

  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顾流兮觉得头大,不过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个位面没有任何奖励。”小冷再一次开口,“第一个位面的时候,男主差一点黑化了,但是好歹宿主完成任务及时,所以没出事,这一次的惩罚是连带的。”

    顾流兮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,你最大。

    “那宿主是否开启下个位面的剧情?”小冷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开启吧。”顾流兮顿时觉得人生无望,自己找攻略对象,还要完成其他的支线任务,简直想死。

    “开启下一个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宿主现有灵魂碎片17,积分9000,开启下一个位面的故事,准备抽取宿主上一位面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顾流兮闭上了眼睛,很快消失在了纯白色的空间,而在顾流兮小时不久之后,一个男人,悄然出现,站在了顾流兮刚刚坐着的位置。

    站了好一会儿,这才离开,只是离开的时候,好像是笑着的?

    而顾流兮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,就听到了一道十分陌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终于醒了,快吓死我了。”耳边是一个焦急的女声。

    顾流兮转头,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粉色袄裳的女人,跪在自己的床沿,看这样子,应该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,黑眼圈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?”顾流兮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,有几分错愕,她是记得,自己不是在医院照顾他吗,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还有她昏迷前,听到的话,又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怎么了,我是小欢啊,是你的贴身丫鬟啊。”那个自称是小欢的女人,似乎是更加焦急了,“夫人,小欢这就去请大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回来,先扶我起来。”顾流兮喊住了小欢,坐了起来,“扶我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她暂时还没有弄清楚,这里到底是哪里,还是先弄清楚再说,这个身份,既然是夫人,那暂时应该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而她现在最要弄清楚的事情,就是她明明在医院,为什么会在这里,难不成是穿越?

    顾流兮惊呆了,自己还能有这么时尚的时候?

    顾流兮的脑子有些空,让小欢扶着自己出去走走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气很好,可是刚刚走了几步,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男人,穿着铁甲,手中握着长剑,似乎是准备出征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小欢,他……”顾流兮正准备问清楚,但是那男人却朝着她们走了过来,一直在顾流兮的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男人的眉眼十分英俊,有棱有角,尤其是那一双眼睛,果决狠辣,绝对是一个经历过杀伐的男子,但是此刻却透着几分他不应该有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可可,我马上就要出征了,我自知你有心爱的人,也是因为我,你被迫嫁入这将军府,这一次离开,我将休书留给你,若是我不能平安回来,你就拿着休书离开吧,其他的事情,我都已经打点好了,这将军府,不管是什么,你都可以拿走。”男人低头,盯着顾流兮的眼睛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而顾流兮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了,那男人却已经离开了,一步一步,走得十分决绝,而她自己的手中,却多了一纸休书。

    顾流兮彻底呆愣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男人离开落寞的背影,她的心底一直有一道声音,和她说,不要让他离开,不要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顾流兮推开了小欢,直接追了上去:“你站住!”

    顾流兮的娇喝声,成功让他停住了脚步,转头,却发现顾流兮正在奋力跑向他,微微一怔,回神的时候,顾流兮已经到他的面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跑这么急,还有事吗?”英俊男人看着顾流兮,想要伸手理理她的长发,但是却在伸手的时候,又马上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顾流兮看着这张熟悉的脸,已经熟悉到了骨子里面了。

    无数的记忆,一股脑的出现在她凌乱的脑中。

    包括这个男人这一辈子的深情和温柔,都全部给了她,不管她要什么,都会全部满足,可是她却一直想着逃离,一次又一次的伤害这个男人,这个世界上,除了她的爹娘,唯一深爱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起出现的记忆,还有自己深爱的男人,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的画面,甚至为了一个女人,亲手将她推入地狱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些记忆来的太突然,顾流兮的脑袋忽然一阵疼痛,不过就是几秒钟的时间,就失去了意识,倒在了那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在昏迷之前,顾流兮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不能让这个男人离开,绝对不能。

    而顾流兮手中的休书,也缓缓滑落,掉进了旁边的池塘。

    男人低头,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,正被握在顾流兮的手中,而且握的很紧,根本没办法挣脱开,无奈之下,只好直接抱了人回去,让人叫了大夫。

    房中,男人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,走到旁边的书桌,重新写下了一份休书,重新放在上面:“照顾好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欢应下。

    男人又看了昏睡中的顾流兮很久,这才转身离开,上了马,去了战场。

    顾流兮是在第二天醒过来的,但是身边却只有小欢,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小欢,将军呢!”顾流兮猛地坐了起来,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出征了,留下了休书。”小欢将休书递给了顾流兮。

    俊逸的字体,出自那个男人的手笔,顾流兮甚至可以想象,那个男人在写下这一张休书的时候,心到底有多疼。

    她到底有多狠心,可以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伤害,深爱她的男人。

   &n

bsp;顾流兮抱着休书,放在最贴心胸口的地方,默默垂泪。

    对不起,对不起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是我不该识人不明,错过了你的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小欢是从小跟着顾流兮的,原以为顾流兮是太高兴了,想要开口说几句话,问问看顾流兮是不是要收拾一下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出乎小欢的意料,顾流兮却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,只是把休书叠的整齐了,放在床头。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中,这一场仗,这个男人是很顺利的,是可以回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欢,他呢。”顾流兮的声音很平静。

    上辈子,她负了深爱自己的男人,却成全了,那一对贱男渣女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顾流兮了,那就必要将自己上辈子没有算的账,算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占了你的身体,你没有完成的愿望,我自然是要替你视线的。”顾流兮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,觉得自己来了这里,也不算是太无聊,说不定,这就是一个游戏,等到自己完成了就可以回家了呢?

    “是洛公子吗?”小欢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,“洛公子此刻应该还在家中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流兮垂眸,眼中闪过一丝暗芒,“给我穿衣,梳妆,我要去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小欢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很快,在小欢的服侍下,就穿好了衣服,顾流兮的脸色还有些苍白,但是却并不影响她的美丽,反而是多了几分病态的美。

    刚刚走出房门,顾流兮走转了一个头,看着屋顶:“你下来,我知道一直都是你在暗处保护我,这一次,也麻烦你跟我走一遭了。”

    躲在暗处的男人一怔,但还是走了出去,看着眼前的顾流兮,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好感,眼前的女人不过就是仗着主子的宠爱肆无忌惮,而她根本就不配做将军府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现在是怎么看我的,但是你主子既然让你保护我,那就好好做事。”顾流兮也记得,这个男人叫暗一,是那男人,指给自己的暗卫,专门保护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一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何会变得这么犀利,但是却还是应下了。

    暗一心中也有一种感觉,这个女人,落水之后,就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了,但是最后究竟会变成如何,他现在还不知道,也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顾流兮,小欢加上暗一,三个人一起朝着洛府去了。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中,这个渣男是叫一个洛易天的男人,是洛府的独子,十分受宠爱,和她的相识,也十分有趣味性,不过就是因为小的时候见过一面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双方都搬家了,一直等到前几年才重新见到,只是没想到,两个人刚刚重逢没多久,她就被迫嫁入了将军府了,自此两个人相隔甚远

    而顾流兮为了洛易天,开始在将军府大吵大闹,一次又一次的挑战那将军的底线,可是他似乎是永远都没有底线一样,一直宠溺着她。

    她在将军府争取自由,甚至以死相逼,可是洛易天那个男人却在外面养了女人,可是一面却还是欺骗她,从她的身上搜刮好处。

    那男人分明是知道的,这是怎么回事,但还是由着她的性子来,试问,这样的一个男人,她上辈子的心,真的是石头做的吗?

    居然舍得伤害。

    “小姐,洛府到了。”顾流兮胡思乱想的时候,就到了洛府前面。

    “进去。”顾流兮看着眼前的门堂,觉得讽刺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走进去,就看到洛易天准备出来,在他的身边,还有一个小厮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洛易天看见顾流兮的时候,愣了一下神,旋即有些惊喜的开口:“流兮,你怎么忽然过来了,那人想通了?放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来,就是来告诉你一件事情的。”顾流兮笑的温柔,而且是温柔的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流兮,怎么了?先坐下再说吧?”洛易天招呼着顾流兮进去。

    顾流兮没有动,看着不远处的洛易天,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瞎了,还能看上这样的渣男,这要是换做以前的她,早就打过去了。

    怎么还会这么安静的站在这里,和他心平气和的说话?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,从今以后,你是你,我是我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都不要告诉别人,我们是认识的,以后,你就和你那白莲花,好好的过日子吧,我就不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不仅仅是洛易天愣住了,同时呆住的还有暗一和小欢。

    这还是平时的顾流兮会说出来的话吗?

    “流兮,你在说什么啊,你忘记了吗,我曾经答应过,要给你幸福的。”洛易天还是装作一副深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一个无权无势无钱的男人,凭什么给我幸福?”顾流兮抬起了雪白的下巴,冷嘲,“你知道幸福是要建立在物质的基础上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如果不是我偷偷接济你,你以为你会有这么大的宅院住吗?如果不是那男人,你的父亲能在官场上平步青云吗?你现在所有的一切,有哪一样不是我给你,你说,你一个还需要靠女人养的男人,凭什么和我谈幸福。”

    顾流兮一字一句,直戳洛易天最柔软的心底,但是却又是不争的事实,但是谁都不敢相信,这个深爱洛易天的女人,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洛易天,我希望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,我给你的一切,我随时可以收回来,不过念在你我从小相识的份上,我不收回,但是以后,你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好处。”顾流兮说完之后,转身离开,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。

    暗一和小欢都已经不敢说话了,几乎是下意识的跟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暗一,今天的事情,你最好憋在肚子里。”顾流兮一边走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而原本准备给自家主子传信的暗一马上就打消了念头,看来这个顾流兮,总算是看透了,自家主子,也算是柳暗花明了。

    一路无言。

    回到了将军府,顾流兮坐在书桌前面,让小欢在外面守着,只留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,拿出自己有些陌生的笔,在上面写下了两个字。
     
     上一章目录页下一章
     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
   
  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19论坛

.
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8-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.
警告︰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,请联系我们(发信给19luntan#gmail.com ,将#修改成@)删除影片。
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@lucky5201 邮箱:19luntan@gmail.com。本站永久域名:19luntan.com